小说网 > 武侠·仙侠 > 再次飞升 > 第一百八十一章 刺杀孙伯年(二)
听书 - 再次飞升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八十一章 刺杀孙伯年(二)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而陆玄却在不断向他飞掠逼近,陆玄很清楚,孙伯年的心态就像等待着飞蛾的大火,只要自己进入他的攻击范围,他就会发动猛烈的攻击。

遗憾的是,陆玄很清楚自己现在不是飞蛾,而是一颗巨大的殒石。

禁用十数年的“只手破天”就像被囚千年巨龙般,在陆玄的右掌中“咆哮膨胀”着,即将挣脱牢笼,破茧而出!

“只手破天”对陆玄而言,没有华丽,也没有灿烂,只有两个字“破坏”!

用“最简单的一击”破坏一切想要破坏的目标!

陆玄进入孙伯年攻击范围的一瞬间,孙伯年皱起了眉头,竟向后退了三步,战斗的本能,让黑暗中的孙伯年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怖,他竟没有把握能否挡住这一击,所以他毅然选择了蓄积能力,以退为进。

黑暗中,孙伯年体内的力量在一点点的聚积。

而陆玄就停在了孙伯年的攻击之外,没有再前进一步。

“陆,断电将在五秒后结束,如果再不进行攻击,我建议你选择后退。”通讯芯片中传来了李维急促的声音。

陆玄没有回答,他冷冷的站在讲武台的边缘。

“陆,你那边有什么状况?”

陆玄仍然没有出声。

“时间要到了,建议你自己逃吧,黎15的直升机被迫降家植物园周围的领空遭到了管制,没办法接你逃离……”

陆玄漠然关闭了通讯端口,整个讲武馆亮了起来,供电恢复。

会馆中所有人都愕然的发现,讲武台上多了一个人。

一个穿着修身灰色西装,着两撇小胡子的削瘦“墨镜男”冷冷的站在讲武台的边缘,他正对着孙伯年。

孙伯年脸上,此刻平常的微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,眼神中竟然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。

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刻停止进攻?

孙伯年猜到了一些。但不敢肯定。

而真相,只有当事人陆玄自己心知肚明,因为就在进入孙伯年攻击范围后,他准备使出“只手破天”的一瞬间,他体内所有地力道消失了!

这种让体内所有力量消失的感觉,陆玄并不陌生,那就是孙伯年的独门暗劲“逆雷劲”!

陆玄万万没有想到,当初孙伯年打入他体内恐怖的“逆雷劲”并没有被完全消除,仍然有一小部分潜藏在自己的身体中。

平时不管怎么使用真气与武技。都没有触发出来,而这一次,陆玄身体所有的机能被“只手破天”完全调动时,“逆雷劲”也被激发了出来,从而导致陆玄的“只手破天”,功亏一篑,在“绽放”的瞬间。被迫终止!

此刻几乎站都站不稳,更别说攻击了。

所以他被迫停在了孙伯年的攻击范围之外。而刚才感受到巨大恐怖破坏力来袭地孙伯年,似乎投鼠忌器。没有轻易行动。

这次逆雷劲很奇怪,在陆玄想压制消除“它”时,刹那间又消失了,象从未出现过一般。陆玄体内的力量慢慢的恢复了。

陆玄虽然并没有完全了解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但他已经有了初步的结论,就是只有不施展。调动全身机能的“只手破天”,这隐藏的“逆雷劲”就不会被触发出来。

也就是说,只有完全消除了隐藏在自己体内的“逆雷劲”,他地“只手破天”才能施展,而目前,他只能依靠自己现有的力量,来与先天十五级高手武神孙伯年一战。

陆玄现在总算清楚了,孙伯年之前用提问试探他地原因,那就是因为他体内最后的“逆雷劲”没有完全消除,孙伯年隐约捕捉到了蛛丝马迹,才用提问试探他。

不过,现在就算真相大白,也为时已晚。

陆玄体内第一层地古诀真气虽然拥有了“先天十一级以上”的破坏力,体修等级也到了先天十一级,但综合实力,最多也就是勉强能与先天十二级高手抗衡,要对抗先天十五级的孙伯年,实在太过勉强了。

刚才陆玄体内力量反应一瞬间增长到令自己本能感到恐惧的孙伯年,似乎没有出手地打算,他眼中“如临大敌”的反映已经收好了,他“温和”的看着陆玄,“光听讲似乎不过瘾,朋友想试招吗?”

陆玄没有出声,拥到孙伯年身后弟子们都跃跃欲试的神情,只有殷泉冷着脸站在人群地最后。

“杀鸡焉用牛刀,请师傅让弟子去教训这个闯下讲武台的无礼之人。”一个皮肤黝黑,肌肉虬实的金发男子拱手请示道。

孙伯年头也不回,漫不经心的道,“点到为止。”

穿着白色褂子的金发男子立即大步飞踏,向陆玄走去。

金发男子豪斯做为孙伯年唯一的非华裔弟子,除了他学武的热诚之外,最大动的孙伯年的地方,还是他恐怖的天赋。

拜在孙伯年门下,短短五年,这个来自英国的年青人就到达了先天九级高手的境界。

孙伯年曾预言,假以时日,豪斯是最有可能与殷泉抗衡的人。

与别人兴致勃勃,准备看着豪斯收拾“墨镜男”陆玄不同,孙伯年的众弟子,一个高大魁梧的光头汉子冲出了人群中,“师傅,让我先会一下他。”

孙伯年没有出声,默许了这一行为,因为这个光头汉子是他所有弟子中最冷静与沉稳的一个,而且也是实力最强悍的一个,很显然,他已经查觉状况不对,才会想抢在豪斯前出手!

走在前方的豪斯,发现二师兄追了上来,急速提步,变走为纵,向陆玄飞射。

而光头汉子也脚底力量爆发,身形高纵底跃,而纵而来。

快得就像两道光的二人几乎是同时到达了陆玄身前。

蓄势待发的二人还未落地,耳中却同时听到了两个声音。

“砰!”“砰!”

重击落在**上,骨骼与筋肉吃力的闷响声。

当二个身体百炼成钢的武者反应过来,大量的鲜血已经从他们口中无法自抑的涌了出来。身体裂开一般的巨痛中,他们向后飞了出去。

除了他们自己,所有的人几乎都看到了,那个瘦弱地小胡子,在他们二人逼近时,只出了一招最粗浅的腿法入门武技的“抬膝连环踢”!

陆玄这一记“抬膝连环踢”,虽然招式粗浅简单,但不管是速度,还是其中每一击所蕴含的破坏力。都超过10万kg以上,别说血肉之躯,就算坦克也要裂开来。

二人分别一胸一腹被踢中,飞出十米之后,便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,血不断从口中与身上涌出,眼看是不能活了。

“怎么可能?他们可是孙会长最杰出的弟子。我以前见过他们出手!”

“豪斯被喻为最适合古武的西方人,天才怎么能就此夭折。”

“凶手。他是凶手!”

“我不相信,他只踢了两脚。就断送了两个顶尖武者的性命。”

讲武台下群情激昂,咆哮与尖叫声不断。

陆玄冰冷的目光没有在两个即将变在尸体地武者身上多作留连,他把目光投到了满脸“痛心”的孙伯年身上。

陆玄很清楚,这样的结局孙伯年应该早就知道了。他既然没有制止自己弟子出手,摆明就是想借弟子的死亡,来判断自己这个“强大”敌人的底细。

刚才踢出那一脚的陆玄,他的力量当时只是恢复了百分之八十而已。现在已经恢复到了百分之百地程度,不过面对孙伯年,要获胜仍然近乎奇迹。

“师傅,请让弟子去领教一下他的手段。”殷泉走到了孙伯年身边,望着地上两具同门地尸体,骄傲的眼中没有一丝怯场。

“殷泉,我不准你出手。”孙伯年对着这个自己最疼爱地弟子摇头。

“师傅,可以……”殷泉眼眶红了。

“退下。”孙伯年沉声说道。

殷泉咬着牙,倔强的站在他身后。

一瞬间,陆玄的注意力并没有完全放在他最大的对手孙伯年身上,而是分散到了殷泉身上。

这个神情如旧,目光中却隐约闪烁着某些东西地美女。

“年轻一代弟子中,你现在已经是唯一承载了我们所有希望的弟子,你一定要记住,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首先都要活着。”孙伯年拍了拍殷泉的肩头,毅然向前走去。

场中所有人都傻掉了,孙伯年刚才说出如此悲情的话,那就意味着那个“瘦弱地小胡子”是孙伯年也没有把握的对手?

“孙伯年畏惧自己?绝不可能。”逻辑一向非常强的陆玄,一下迷惑了,孙伯年为什么要说这些示弱的话。

“嗖嗖嗖!”

三道人影跃上了讲武台,竟然是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老者,他们本来都是毫不起眼,坐在贵宾席的来宾,现在眉须皆白的三人宛如三条怒龙一般将陆玄团团围住。

“三位师兄请不必出手,这是我的讲武会,我自己能解决好。”孙伯年急忙扬声道。

身材最高大的老者摇了摇头,“伯年,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讲武会,而是我们整个古武协会的讲武会,而且他已经扼杀了我们两个希望,我们这些长辈,绝不能坐视不管,你现在应该以大局为重,在一旁掠阵吧。”

另外一胖一瘦二个老者连连点头。

陆玄心中雪亮,原来孙伯年是借刀杀人,难怪要把话说得这么悲情,就是为了引出他的师兄们。

这三位老者都是先天十级以上高手,其中还有一个已经达到先天十一级,三个联手,自己恐怕是讨不到好处,而对孙伯年来说,不管谁死,他都赚到了,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他应该是更希望自己杀掉他这三位师兄。

随着为首的老者一个眼神,三

迅速向陆玄逼迫收拢,此时三人根本就没有讲什么古决战规则的意思,他们只求杀死陆玄。

全场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被讲武台上密布的战压所震慑。

随着三人向陆玄逼近,讲武台上竟然开始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眼睛尖的人很快就发现了,这些不是雾气,而是讲武台上金伯利岩粉尘。三个老者在移动的过程中,双脚不断在坚硬的金伯利岩上踏着奇怪的步伐,这些粉尘,就是被他们用脚硬生生削出来地岩石屑。

当他们走到陆玄身边定住身形时,他们踏过的岩面上出现了无数纵横交错的裂痕,就像一瞬间整个讲武台上多了一张蜘蛛网一般,只有中心地带,陆玄立身之处,地面还是完整的。

陆玄轻轻的蹙起了眉头。这三人不但是联手,而且摆出了一个古武阵法。

而且这个三人阵法,是陆玄从未接触过恐怖古武阵法,此刻横在陆玄周围的三人,就像三座让人压抑窒息遮住了天空的大山。

对武者来说,阵法的玄妙之处在于,力量的增幅。传说中最为恐怖与强大地阵法,几个人都能制造出千军万马的气势。力量虽然不能与千军万马相比,但数十人的破坏力是可以形成的。

这三个老者此时的阵法。最少让他们的总体实力提升了一倍。

三人眼神再次交换后,围绕着陆玄缓缓的踱着步子,游动着,陆玄眼中。他们就像三座移动地大山。

在观战的与会者眼中,三个游动地老者,更像是三人没有带镰刀的死神,随时准备收割陆玄地灵魂。

“蓬!”

为首的老者走到陆玄身后时。猛的向他拍出一掌。

“砰!”

声音由虚化实,重重的拍成了陆玄身上。

所有地人都傻眼了,他们没有想到,陆玄没有躲这速度并不算快的一掌,而是硬生生的用背心接了这一记“超级重掌”。

接下来,更惊人的一幕发生了。

中掌地陆玄没有倒下,反而是他身前那个稍胖的老者上半身炸了开来!

“先天十一级加先天十级的重掌,还杀不了我。”陆玄冷笑着拭去嘴角泌出的鲜血。

原来在为首的老者出招的瞬间,已经初步洞悉这个“阵法”步骤的陆玄,放弃了闪躲,因为闪躲之后,即意味着无穷无尽的连环攻击,而且攻击压力将会越来越大。

陆玄索性就放弃闪躲,直接运起护身真气以“金钟罩”硬接这一掌,在接掌的同时,他也发动了攻击,右拳以诡异的角度往左一冲,拦截正按阵法游走的稍胖老者。

稍胖老者猝然被阻,只能咬着牙一拳轰出,全力反击。

一面承受攻击,一面出拳的陆玄冷酷的用极快的速度与对方对拳!

两个拳头相撞的一瞬间,两股强大的攻击压力也相互侵袭。

没有任何声音,因为陆玄轰出的攻击压力明显强于对手,胖老者的力量就像被无声无息的吞噬了一般,随后是他的身体,只见他的右拳的股肉与皮肤在巨大的攻击压力之下同时下陷收缩,然后是炸了开来,化为血肉飞屑。

最恐怖的是胖老者右拳的炸裂只是开始,随着巨大攻击压力的侵袭,他的上半身不断崩溃炸裂,化作一团在空气中爆开的血雾与肉泥。

“先天十一级的重掌都只是吐血而已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武者的金刚不坏之身!”

“怎么可能,他一定穿了什么特殊的衣物……”

“一打二,一面承受攻击,一面跟另一人硬碰硬的情况下,还能把其中一人轰爆,这是怪物吗?”

讲武台下,从震撼中恢复过来的众人仍然无法置信的议论纷纷。

陆玄冷冷的望着早已溃不成阵的二个老者道,“你们还不明白吗?”

“不要以为突然出手破了我们的阵,就可以为忘乎所以,战斗还未真正的开始。”为首的老者沉声说道。

稍瘦的老者也眼中精光一长,杀气再起,显然这二人还有杀手锏。

“我都说得很清楚了,你们却为连这么简单的道理,都不明白。”陆玄淡淡的道,“你们被人利用了。”

瘦老者怒叱道,“你死到临头了,还想胡说八道。”

为首的老者也用犀利的目光紧紧锁住陆玄身形,准备伺机而动。

“那个人在用借刀杀人,要借我的手除掉你们,难道你们没有脑子?自己不会去想前因后果吗?只会任人操纵吗?”陆玄指着孙伯年用没有任何感**彩的声音说道。

“你……”瘦老者本来想说什么,但看到为首的老者的眼神,停了下来。

为首老者的脸色变得惨白,他显然被陆玄的话触动了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